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火熱1990-第361章:腦子和腦子之間是有區別的閲讀

重生:火熱1990
小說推薦重生:火熱1990重生:火热1990
送了张家三口。
在路边,张了了苦口婆心的对着林小童说道:“记住我的话,一定要对你姐夫好点!否则饶不了你!”
林小童直翻白眼。
回到家,林小童率先发难:“今天是啥情况啊?”
贾艳一边洗碗一边感觉林小童莫名其妙:“喝多了?什么情况?”
“我被冷落了!”
“找抽!”贾艳瞪了一眼:“一边去,别闹腾!”
林小童转身对着林小茹说道:“姐,你可把我姐夫看好了,我看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
林小茹白了一眼:“你才不是东西!”
“我说真的!”林小童指着武长风,继续说:“这家伙绝对看上张了了!这可不中啊!法律不让!”
武长风噗嗤一笑了:“喝点马尿你脑子坏掉了?我看上张了了?有病吧你?”
林小茹也说道:“你姐夫可不是那种人,张了了也没有我好看。”
林小童叫嚷:“拉倒吧,我都看你二十多年了,也没觉得你好看。”
“滚!”
林小童躲过飞来的枕头:“不开玩笑啊,我告诉你武长风,给我板着点!要是让发现你和张了了勾三搭四的,我特么弄死你!”
林小茹瞪着眼睛:“你有病吧?”
“我没有!”林小童说道:“难道你没看见我老丈人都不跟我喝酒吗?一个劲的和武长风喝,好像新娘馆是我姐夫似的,越俎代庖!我很没面子的好不好?”
林小茹气恼的说道:“你面子?你面子都是你姐夫给你的!不知好歹的玩意。”
“啥?”林小童不乐意了:“他有啥面子给我?我不给他脸色就好不错了。”
“滚一边去,被打扰我过年好心情!”
林小童见自己老姐歇战。
转而看向武长风。
看着他懒洋洋的坐在炕上嗑瓜子,喝茶水,更气了。
不断扒拉武长风:“起来,刷碗去!”
“你天天没人撩闲了是吧?”武长风吐了一口瓜子皮:“你咋不去刷?”
“那是我妈,不让我刷!”
“也是我妈啊。”
林小童很想说,那是我亲妈!
但没说出口,这句话要是说出来,老姐肯定给自己撵出屋子,今天晚上就得在柴房睡觉了。
林小童继续说道:“我姐说你给面子,你都啥面子说来听听?”
武长风非常认同的说道:“真是我给你面子,不然……你这婚结不成了。”
“呸!”林小童嫌弃的鄙视:“那是人家看我未来会有出息!天生就是一脸成功面相!这叫对未来投资,与你有鸡毛关系?”
武长风转而问林小茹:“我曾经有这么嚣张过吗?”
“我家掌柜最低调了。”林小茹回答。
武长风点点头:“小童啊,无论干什么先别吹牛逼,容易拉胯!”
“你在教我做事?”
“我在教你做人!”
林小童来劲了:“来来,那你是怎么做人的?我想和老丈人喝酒,你占什么位置?”
武长风悠哉的说:“你老丈人看我一脸成功面相呗。”
林小童一口老血好悬没吐出去。
万万没想到,这句话原封不动的给送回来了。
林小茹在一边咯咯大笑。
吃瘪的林小童狠狠剐了武长风一眼:“你嘴皮子厉害,我服了。但被让我看见你和张了了怎么滴,否则要你好死。”
武长风叹口气:“你说你一个业务员,就是靠嘴皮子吃饭的,我很为你的前途担忧啊。”
“你管不着!”
林小童躺在炕上,哼哼唧唧的消化食。
贾艳洗完碗,开始收拾武长风带来的礼品。
一时间有点为难了。
个个都挺值钱的,进屋那会也没细看,这会才知道,这得花多少钱!
贾艳不满的冲着武长风说道:“买这么多东西,不过日子了?你是家里掌柜的,怎么不知道节俭呢!”
武长风无奈:“还真不是我买,你家闺女非要孝敬你。”
贾艳立马转变态度:“还是我闺女好,贴心小棉袄。”
林小童哈哈大笑:“怼啊,你怎么不怼我妈?给你十个胆子也不敢吧?”
武长风切了一声:“你以后就和张了了母亲对着干,我支持你。”
贾艳瞪了武长风一眼:“坏心眼!儿子,不能听你姐夫的。”
贾艳挑出来几样不错的礼品,说道:“儿子,明天去张了了家你就拿着这些。”
武长风笑呵呵的说道:“妈,你这是瞧不起林小童啊,他肯定不能要,他自强,要自己花钱买,怎么用别人剩下的东西呢,掉身价啊!”
林小童憋的脸通红,礼品不是买不起。
而是家里有这么多,利用下也是可以的。
但可恶的姐夫太会挤兑人了!
恶心啊!
贾艳真是牙痒痒,说道:“多管闲事!”
林小童也附和:“对,要你多管闲事!外面凉快,外面待着去。”
武长风直接暴击:“人家可是来过咱们家的,谁知道记性好不好,万一发现是送过去的礼品是第二次送礼,人家面子上挂不住,万一在退婚,林小童不得满地打滚要媳妇?”
林小童跳脚:“我靠,我是村头二傻子啊?”
林小茹也说:“妈,让林小童自己买吧,让人家挑毛病不好。这些礼品走别的亲戚得了。”
贾艳想了想,“好吧,这个节骨眼,别差那点钱了。妈给你拿。”
林小童没要,反而向武长风伸手:“来来,你说买新的,你拿钱!”
“又不是我媳妇,我凭什么拿钱?”
“如果你得逼得,还能有这事?”
武长风靠了一声:“别好心当成驴肝肺,没钱!”
“你不是有面子吗?面子不就是钱支撑起来的吗?那告诉我没钱?那也行,从此以后别在我面前装逼,能记住不?”
武长风一时间哽咽了,妈的,这林小童学的倒挺快!
新世纪的观念提前搞出来了。
林小茹给了武长风眼神。
她可不能看着自己家掌柜的受瘪。
武长风领会,将墙脚的小包拽过来,一边翻一边说道:“钱嘛,我是有,但没多少,我找找啊。”
林小童切了一声:“里面都是卫生纸吧?”
吧嗒……
一沓一万块的钞票掉出来。
林小童:……
什么玩意这么刺眼!
吧嗒……
又一沓一万块钞票被武长风丢出来。
林小童:妈呀!我的狗眼要瞎了!
吧嗒……
又是一沓!
林小童呼吸有些急促了。
现在都三万块了啊!
看样子还能往出掏?
这不可能啊!
我姐最近怀孕,不能工作。
只有武长风在工作,他是从什么地方赚来的钱?
妈的,走狗屎运了?
贾艳瞪大眼睛,这是干啥啊?
怎么这么多钱?
抢劫了啊?
贾艳都要哭了,对着林小茹说道:“你们是不是干非法的事情了?哪里来的钱?”
这句话给林小童提了一个醒,马上叫嚷:“好啊姐夫!你竟然敢干坏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要大义灭亲!”
林小茹敲着林小童脑袋:“我要把你灭了!可真会联想。”
贾艳慌了:“不联想怎么解释这么多钱啊!”
林小茹继续说道:“赚的呗。都是合法的。”
武长风继续掏钱。
掏出五沓后,放在炕上:“哎呀,这是什么玩意?我杂不认识呢,小童,你快给我介绍一下,这是不是最新出厂的卫生纸啊?”
林小童哽咽一下,脸色非常难看。
明知故问是不是?
刺激我是不是?
林小童咬着腮帮子:“装!姐夫继续装!我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还装逼之人,你是第一个!”
武长风笑呵呵的说道:“我真没见过这玩意,这不是请教你一下吗?”
“卫生纸!”林小童气呼呼的说着。
“哦。”武长风将钱推给贾艳:“妈,这卫生纸给您用吧,太硬,我用不了。”
贾艳:……
贾艳连忙摇头:“不行,你们还得过日子呢。孩子出生花钱的地方多了,赶紧收起来,别气你弟弟了。”
林小童大吼:“妈,我没生气!我非常和善!”
林小童真是看不懂自己老妈了。
送上门的钱都不要?
干啥啊!
咱们什么时候富裕了啊?
不缺钱了?我咋不知道?
前些日子为了结婚,我这找我姐借钱了啊!
武长风在林小童愤怒的眼光中,将钱收起来。
林小童大喊:“别动!手拿开!”
武长风哈哈大笑:“你干嘛?妈说了,不让我气你。看看你现在真是气急败坏,不行,我得听妈的。”
林小童被气的双眼直冒金星。
妈的,我靠了,当初我妈说不让我姐和你结婚,你咋不听呢?
现在和我玩这一套?
林小童语重心长的说道:“妈,你糊涂了咋地?这钱是我们的!”
至于钱是怎么来的,林小童可不管。
当下最是需要钱的时候,能从武长风这里搞一分是一分啊!
林小茹笑着说道:“妈,你就收下吧,我们两边都给了。”
林小童更加震惊了。
零度战甲
两边都给了?
幸得識卿桃花面
那岂不是10万?
林小童瞪大眼睛:“姐,你家到底干啥了?”
“你管不着!”
林小童也懒得管:“妈,快收起来,别让我姐夫反悔了,这家伙可不是人了。”
武长风:……
这小子真是欠打啊!
武长风认真的说道:“我纠正一个错误。”
林小童大喊:“反悔可不成啊!你个当个人吧!”
武长风摇摇头:“这钱是孝敬妈的,而不是孝敬你们的,懂了吗?”
林小童尴尬了一下,笑着说:“我也没说动这笔钱啊。是不是妈?”
贾艳嘟囔着:“那我就给你们存起来,什么时候用我在取出来。”
天下父母不同,心都是相同的。
心心念念给儿女存钱。
收起钱,林小童笑嘻嘻的靠向武长风:“姐夫~~”
“一边去,恶心人啊?”
“你干啥了?带带我呗。”
武长风鄙视一眼:“你玩不起。”
林小童:???
“都特么一个脖子上顶着一个脑袋,你能玩,我就不能玩了?没这道理吧?”
武长风淡定的说道:“脑子和脑子之间是有却别的。”
林小茹咯咯大笑。
林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