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曼陀羅旅人 線上看-第五十六章 血熱推

曼陀羅旅人
小說推薦曼陀羅旅人曼陀罗旅人
“说回来,辛迪亚怎么还没醒?这都昏睡了多久了说好的就几天呢?不会有事儿吧……”
“辛迪亚还没醒吗?她可是学得根源魔法,魔力再怎么抽空也不应该昏睡那么长时间才对。”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儿……她的魔力反应一直挺弱的,喊她也没反应。”
人鱼小姐娶回家
“嗨嗨~在想我吗?”
偏偏就在达裘拉正和伊万聊关于辛迪亚的事情的时候,辛迪亚突然跳出来坐在她的肩膀上,还做出一副贪玩的俏皮样子,完全不像是一个昏迷了两个月刚醒过来的样子,而且她的魔力反应还是微弱得不成样子。
“辛迪亚你干嘛去了那么久没动静,吓死我了!”
“啊哈哈……抱歉抱歉,当时的情况比我预想的还要耗费魔力,帮艾兰特治好伤的时候我的魔力已经过了危险量了,没办法我才用了别的办法恢复魔力,那样的情况下恢复太快我的灵魂会破损的。”看了看周围:“现在这是在洛尔斯?”
“嗯,洛尔斯。哎……你可真吓死我了你,现在呢?回到安全水平了?”
“差不多吧,现在的情况下我就能大量补充魔力了,直接从自然魔力富集的地方抽取就是,在洛尔斯的话那样的地方很多的。”
“你敢破坏哪儿的生态我可饶不了你辛迪亚~”
“啊……啊哈哈哈哈……不,不会的伊万阿姨……”
辛迪亚完全没注意到一直在旁边的伊万,她仗着达裘拉不了解根源魔法,故意没有细致说明,她如果死盯着一个地方的自然魔力吸收的话是会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的,无论什么地方都有自然魔力构成的大大小小的魔力场,魔力场破了,生态环境当然就会大变。
洛尔斯因为环境特殊,那样有着特殊魔力场的环境很多,那些可是洛尔斯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伊万是绝对不允许那些被破坏的。因此辛迪亚听到了背后因为咬牙切齿的警告,一下就给辛迪亚吓得结巴了。很显然辛迪亚曾经闯过祸被伊万狠狠收拾过。
辛迪亚跟达裘拉和伊万打闹了一会儿就飘去后面绕着孩子们玩儿去了,她自从和达裘拉变成双生关系以后就越来越贪玩儿了,或者说,性格开始向达裘拉靠拢了,大概是开始双生的同化过程了,这会让绑定在一起的两个灵魂的性格变得很近似。
由于辛迪亚并没有过达裘拉刺客生涯时那样的经历,她在参加战争的时候也没有完全舍弃情感,于是现在她所展现出的实际算得上是如果达裘拉没有做过刺客如今会有的性格,两个人的相像之处会越来越多,但不会完全相同。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变化多的是辛迪亚,她的性格在不知不觉间在渐渐向达裘拉靠近,关于这一点当她意识到的时候也和卡拉利特聊过这个问题,卡拉利特倒是并没有太大的意见。一切都还未到最终的结果,她也不知道未来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行人边走边聊天边打闹,一直到晚上7:00整才终于扎下营休息,野外的环境没有人为干预,植物的生长拥有最大限度的自由,这就导致了适合扎营的地方很少,要不是一直找不到也不至于到这个时间才扎营,孩子们都已经快走不动了。
晚餐时间还是老样子,伊万会自己跑出去找个地方喝点儿鲜血,无论多少,一顿餐食她必须喝上一点点鲜血,否则身体情况马上就会出现严重的恶化。作为血族始祖的她对鲜血的持续需求是很大的,可以少,但不能断。
达裘拉对血族饲养血奴的事情不了解,可对血族口味的事情还算有些了解,血族虽然也能依靠动物血魔兽血维持身体健康,但是那些血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团腐烂成泥的烂肉一样恶心,如果可以他们更乐意喝甜美的人血。
她转头看了看伊万走出去的方向,那里明显有一股冲阿门了血腥味儿的魔力反应。向着伊万的事情她不知不觉吃东西的速度变快了很多,连塞了几口就把手里的肉和面包都吞下了肚子,接着站起身顺着那股魔力反应去找伊万了。
“呼……稍微一点点就好了,剩下的装起来应该够坚持到下一个地方,到那儿就有市场可以买血了……”
“额……伊万?”
达裘拉找过来首先看到的就是两头倒在伊万脚边已经没了生气的魔兽,那两头魔兽都是满身鳞片的品种,脖子处都有一小块部分鳞片被撕了下来,同时还有被血族咬过后留下的独特伤口。至于伊万,她手里拿着三个满当当地装满了鲜血的玻璃瓶,她的眼睛闪烁着血光。
“啊……跟过来做什么?好奇我取血的方法吗?”很显然她是不太愿意让达裘拉看到自己取血时的过程的,至于为什么就只有她本人才知道了。
“我对血族的了解虽然不多,但是我知道魔兽的血对你来说是种多么难喝的东西,我来是想……”说着她轻轻拉开了斗篷和衬衣的领口露出脖子:“需要的话你可以吸我的血的。”
“那怎么行?无论怎么样我都不可能对我的朋友下口的,见谁咬谁那不是成野兽了?魔兽血也没关系的,就这几天嘛,下一个城市有市场可以买到血奴的血的,别担心了。”
说着伊万就走过来要把达裘拉的衣服给她整理好,但是被拒绝了:“你也说过了,我们是朋友,既然这样你觉得我会看着你为了顾及我而去喝害你倒胃口的东西吗?我血气很足的,够你喝,真当我是朋友就别扯那些客套东西。”
“哎……你让我说你点儿什么好呢,有的时候你这任性样子还真让人无法抵抗……”
说来说去……推来推去,伊万还是说不过达裘拉,万般无奈她也只能妥协了,走过去抱住达裘拉,对着那白哲的脖子咬了下去。两颗尖锐修长的牙齿毫不费力地刺破皮肤,刺破血管,让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在品尝到那甜美的鲜血时,她极其短暂地愣了一下。
达裘拉的鲜血在被伊万吸进口中接触到舌尖的那一刻,扩散出了一种伊万这一万多年都没品尝到过几次的香甜,那不是一般血奴的血液比得上的香甜,这也令她开始思考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有如此香甜的血液。
“就那么几口能吃饱吗?”
“嘛,刚才喝了不少魔兽血了,现在可真的撑了……嗝!”
伊万没吸几口血就松开达裘拉退开了,回答达裘拉的疑问时她还打了个响亮的饱嗝,看来她真的撑到了,接连打了好几个嗝才看上去好一些。
从被咬到结束,全程达裘都没有感觉到半点儿痛觉,她只感觉到了伊万冰凉的体温,那冷得就像是一具尸体似的。看着伊万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她坚信伊万是喜欢自己的血的。
“哎……这下我可咬过两个朋友了……总觉得心里哪儿说不过去还很难受……”
“两个?伊万你还咬过谁吗?”
“娜蕾啦,也是很久以前你不知道的事情,当时我们两个被一个天灾困住了,为了让我补充鲜血的需求她直接把肩膀硬顶到我嘴里来了……明明那个时候她都已经很虚弱了。”
“嘿~原来你们还发生过这种事儿,噗呲。”
“笑……笑什么?”
“没什么,就感觉有的时候……你也蛮傲娇的嘛,伊万~”
“你你你!”
“哈哈哈哈哈!!!”
达裘拉这下可是彻底抓住了伊万的性子了,伊万相对比较起来也算是魔王中最单纯的了,能让她抓住性子倒也正常,看着伊万气红了脸直跳脚的样子她笑得肚子都疼了。脖子上被咬的伤口?早就被她给忘到脑后去了。
两个人在原地打闹了好半天才整理好衣服返回营地去,现在怀表的时间已经停在了9:30,时间不早了也该休息了,大家都各自钻进自己的帐篷去睡了。只有伊万,她张开翅膀飞到树上去不知道在干什么,当然她也布置了防御用的结界。
帐篷里,达裘拉正在脱衣服换睡衣,她刚刚把衬衫脱下来,伊万咬过后留下来的伤口马上就被眼尖的藤原看到了,那两个伤口很小,现在已经止血了。
“那伤怎么弄得?被咬了?”
“嗯?哦,这个啊,伊万咬的。她是血族嘛,需要人血的,都是朋友,帮个小忙而已。啊对,这事儿别让孩子们知道。”
“没事吗?”
“没事儿,我和她已经说好了,她缺血的时候还是以魔兽血为主,最后用我的血压一下魔兽血的味道,对我来说这点儿血没什么。要是真的全靠我的血那可真不够她喝。”
“啊哈~你总是不顾及自己的情况去帮朋友们,这次就算了没办法的事儿,以后记得注意下自己,好吗?”
“啊哈哈……以后注意以后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