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突破了 愛下-第四百九十章 千古一帝【求訂求票】相伴

朕又突破了
小說推薦朕又突破了朕又突破了
“此事绝不可能!”
都赖王宫主殿是以四角立柱撑起的庞大土石结构殿宇。
窗户比中土的建筑明显要小,为的是应对西北的风沙。立柱和殿宇顶壁,描绘着式样精美的飞驼,雄鹰,沙蛇等兽类,并且写满了康伊人的语言和咒文。
王殿内同样光线晦暗,阴气森森, 宛若阴间。
朝臣多达百人,气象兴盛。
康伊人的朝会,大多坐在各自的羊皮垫子上召开,一人一块位置,面前还有绘制着五颜六色纹路的矮席。
正在说话的是康伊大都护,相当于秦的丞相。
此人面庞方正, 穿褐色斜襟对开皮袍,年龄在六十上下。
他的眼神锐利, 声音低沉, 强调道:“就算有百万军压境,也不能一夜就破我南部两座大城!”
朝臣中,和他相对阵列的首位,坐着另一个五十余岁,下巴尖削,眼眶深陷,眼尾有着细密鱼尾纹的大臣,针锋相对道:
“南部两城失守,吾已得到确切消息。”
“确切消息?石驼你可是亲眼看见了?”大都护质问道。
石驼应道:“我康伊南部的绿蜜城都护沃贴儿,昨日深夜听到声震百里的巨响, 从塔什干传来。
他连夜让人去探查,发现塔什干城头全是黑甲部众, 已经被人所占。”
“沃贴儿的人又试图联系南部其他城地,才发现拓木也已失守。”
“到今天早上, 沃贴儿让雄鹰给我带来了消息。”
石驼肃容道:“早数日我等就知道东部诸国,被一个叫秦的东方国度占领,那秦能占据东部诸国, 昨夜塔什干和拓木的变故,料来亦当是秦所为。
吾等必要早作准备。”
殿内主位,坐着伊康之王。
他年在四十七八岁上下,是殿内唯一面庞红润,眼神熠熠的人,迥异於其他朝臣因为修行,大多阴气森森的气质。
这一任的康伊王是修行上的天才,他同修康伊两大传国宝典大宝积魂经,西明最胜阴王经。
传闻其修行的这两门宝典的其中之一,已经超出康伊人用来衡量境界的‘十定’层次,力量深不可测,故而看起来和康伊的其他人皆有不同。
他在康伊人心里的地位,亦不弱于神魔!
他扫视群臣道:“本王已经感应到塔什干确实出了事,南护王的气息从本王的感知中消失了。”
殿内倏然一静!
大都护想了想道:“纵然出了变故,但不代表两座城池一夜失守。
塔什干是南部第一坚城。
而南部历来是我康伊重镇,百余年前,月氏从蓝氏城,安息帝国从木鹿城联兵来攻我康伊, 仍被挡在塔什干城外。
四十年前, 安息帝国(波斯)强盛,国境一扩再扩,又起兵攻我康伊,同样被挡在塔什干和拓木防线外。
拓木、塔什干两城,历尽战火,是我康伊南部之壁,就算那东方的秦很强盛,难道能强过安息国?”
大都护的看法,也代表着大多数康伊朝臣的想法。
不是他们看不清形势,而是他们心里还藏着一种从所未有的恐惧。
如果事情是真的……能一夜破防塔什干和拓木的对手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对手比更南端的安息还要强。
意味着康伊要面对无法战胜的可怕存在。
这种下意识的恐惧,结合对塔什干,拓木防线的信心,在没有确凿消息传来前,才让他们宁可相信这消息不是真的,还有其他变故和隐情。
康伊之王摆摆手:“不管真伪,立即调动兵马,增强南线布防。
最迟中午就会有消息送回,确定塔什干是不是真的失守。
先散了吧,待确定的消息传来,再议。”
众臣散去,康伊之王却是坐在王座上没动,面色阴沉。
他有一种感觉,塔什干和拓木可能真的失守了。
以他的修行和心境,也为这种感应而震惊,心里涌起一股寒意。
康伊之王的眉心,忽然浮现出一个环状的阴气烙印,拉伸开来,和虚空相融,化作一道旋动的空间入口,内部如深渊,幽暗难见其深,阴气弥漫如汪洋。
康伊之王阖动目光,往那空间深渊内看去。
在空间最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存在。
康伊之王神色谦恭,低吟着未知的经文,似乎在祈求那空间深渊内的东西,给自己提供指引。
到了中午,消息传来。
塔什干和拓木确实一夜失守,落入人手。
康伊众臣无不震惊,惶恐不安,消息是真的,南部两座重城被破,对方只用了一晚。
连大都护脸上,也浮现出无法遏制的惊骇。
“本王已经知道塔什干失守的过程,秦能攻破我南部两大重城,并非依靠兵锋,而是有秦人强者事先入城,突袭了南护府。
南护王没有及时开启城内鬼域,替换人间城池,进行布防。
等到他开启鬼域,替换塔什干城的时候,对方已经杀到府内,将他击杀,鬼域随之被破。
所以,并不是敌人强大到无法抵御,而是南护王判断有误。”
康伊之主目光炯炯,带着强大的自信:“传令调动北,西两线兵马南下,准备和秦人开战。
塔什干和拓木两座城内藏着鬼域的入口,秦人不知,可利用入口奇袭城内,一举夺回两城。”
群臣微微振奋,同声答应。
都赖的王宫内,旋即有一条条命令,传达送往康伊各地。
康伊全线兵马调动,准备和秦一决雌雄。
大宛北线,有一座飞沙城。
此时的城头上,率禁军来此布防的李信,正在观看廉颇通过镜哨送来的命令。
李信看过命令后,目光放远,眺望西北方的康伊境内。
“廉颇将军怎么说?”一名副将道。
“廉颇将军昨夜率军奔袭,连夺塔什干和拓木两城,已在康伊南线撕开一道口子,后续,料康伊人必会全力反扑。
廉颇将军说,对方若调重兵往南线,他会稳固防守,消耗并且牵制对方兵势,将他们拖在南线。
廉颇将军给我的命令是一旦南线开战,我部便从西北直戳康伊东线,将兵锋指向康伊国都。”
李信环视左右,目光明亮:“吾等是我大秦禁军,是秦最锋锐的长戈!
诸君当随我李信,为大秦,为陛下开疆拓土!”
“砰砰!”
他身后的城墙上,全是禁军老卒。
而禁军正是最精锐的秦军,個个身经百战。
“为秦,开疆拓土,为陛下,开疆拓土!”
呼喝声震动云霄,黄沙飞扬!
时间流逝。
十二月中,康伊和秦军皆调动兵马,在南线对垒,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大宛北线,李信和大秦禁军枕戈以待,只等南线打响,就出击打穿康伊东线,全线击溃康伊人!
而秦军一夜间破防占领塔什干,拓木的消息,经过连日来的沉淀发酵。
大宛,精绝,楼兰,龟兹等国已经尽知。
他们的第一反应和康伊差不多,有些不敢相信塔什干,拓木会被一晚攻破。
等到确定消息不虚,西域诸国又陷入了狂喜的情绪。
要知道他们常年被康伊欺压,有国民甚至因此喜极而泣。
大宛,龟兹等国,皆以千里快马,追上了正在入秦途中的各国使团。
并且临时调高了这次入秦献降,请求并入秦的使团所携的礼物。
就在这种气氛下,西域诸国的使节,再次来到了大秦咸阳。
当咸阳雄伟的轮廓映入眼帘,但钦,白圩,甘延等使臣情绪起伏。
从今而后,他们也将是强秦的一员。
嗯,按惯例,有国纳降称臣,需要在城门外‘演节目’,以正式受降!
受降过许多国家的‘老演员’赵淮中,在这天清晨,当西域诸国来使靠近咸阳后,再次从秦宫内走出,迈步登空,来到咸阳城上方。
适时,不远千里而来的西域诸国使节,纷纷从车架里走出,跪伏在地。
透視神醫 公子五郎
咸阳内外,响起秦军如山呼海啸的暴叱:
“陛下,陛下,陛下!”
“……”
声震云霄。
多年的征程,一步步走到现在。
后世是在秦亡后,汉朝才建立了西域都护府。
而今,秦已经做到这一步,且是吞纳西域诸国,改封其为秦之郡县!
史无前例,千古唯一!
城头处,担当背景板的大秦群臣,在吕不韦带领下也依次登上城头,同样心情激荡。
唯一让吕不韦有些遗憾的是灭国这么多回,这种受降的高光时刻,他这个大秦丞相,始终没有‘登台演出’的机会,甚至连一句台词也没有。
不过当看到赵淮中登空,接受众人朝拜后,也只说了个‘允’字,吕不韦就暗戳戳的平衡了。
毕竟英明神武,千古一帝的陛下,也只有这么一个字的说话机会。
咸阳城内,百万民众夹道跪伏,对空中的那道身影,大秦的王,行叩拜大礼!
等赵淮中从空中消失,返回秦宫,老百姓们从地上起身,热切的议论起来:“咱大秦又灭国受降了!”
“听说都打到西北几千里外去了,好像是十几个小国,一起并入我大秦。”
“西北千里?
上次打南边沿海,听说城内有人贩卖东西去南边,赚了不少。
这次咱们能不能把咸阳的东西,卖到西北去……”
“据说纳降的是胡人,和咱们长得都不一样,那个白净!”
“快去西城门看看,胡人长啥样!”
民众议论观望中,各国使节进入咸阳。
秦宫,使节们依次进入咸阳正殿,以君臣礼节参见秦皇,并呈上了进献的礼物奏表。
刘琦下来拿了礼单和各国自请撤销国号,并入大秦的国书,而后返回递给王座上的大秦之主。
赵淮中扫了眼礼单,心忖这次献上来的礼物倒是颇为新鲜。
不止有美人和马匹这种坐骑,还有不少以往没人进献过的东西,有几件奇技银巧的玩意。
Ps:求订求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