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贈你三世情深,望與君攜手-第四十七章聊會???鑒賞

贈你三世情深,望與君攜手
小說推薦贈你三世情深,望與君攜手赠你三世情深,望与君携手
席齐辰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换好衣服,就去巡查病房了。
“席医生,今天你怎么没有回去?”小刘刚好从护士站出来,手里端着医用品。
“今晚值班。”
“席医生,你都已经值了一星期的班了,也该回去休息休息了吧?”
“恩”
“哦,对了,席医生,十四楼VIP房间的那个病人是你家的亲戚吗?”
“不是,怎么了?”席齐辰疑惑的看着她。
“今天下午那个病人一直在问你的事情,我还以为他是你的亲戚呢。”
“他问什么了?”
“问了你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还有你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恩,”
“那席医生,你先忙,我先走了。”
“恩”小刘端着东西离开,席齐辰站在原地愣了愣,继续检查病房。
“我说过,你最好安分一点儿,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欧阳廷煜站在窗前在打电话,眼神冰冷的看着窗外,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不屑的声音,“是吗?”
“那我就等着哥哥哟。”
“欧阳明楷,你不要逼我。”
“我怎么就逼你了,我只不过就想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
“还有啊,不要以为你离开了这里,就可以逃离我的掌控之中,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疯子。”气的他直接把电话挂了。病房门口,“你现在不能进去。”保镖拦住了席齐辰的路,席齐辰伸出修长的手指,推推鼻梁上架着的金丝框的眼镜,“我来查病房。”
“抱歉,没有老板的吩咐,你不能进。”
“既然这样,那就请你们的老板赶快办理转院手续。”说完就要转身离开,病房里就传出有气无力的声音,“席医生进来吧。”
保镖立刻将门打开,“您请进。”席齐辰想着一走了之,但又碍于医生的职责,不得不踏进病房里。欧阳廷煜一脸悠闲的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看着席齐辰,席齐辰双手抄着白大褂衣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晚上的口欲怎么样?”
“吃不下去,太清淡了。”
“你刚做完手术,吃点清淡的好消化。”
“身体上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我心口疼。”欧阳廷煜捂着心口,苍白的脸表现着很难受的样子,“一会儿再给你做个检查。”“还有呢?”
“席医生,你对待病人都是这样的冷漠的吗?”
“不是,只对你。”
“为什么?”
“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令你不满意吗?”席齐辰没有回答,“席医生,我们现在算是朋友吗?”
“你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什么?”
“席医生,我并不想从你的身上得到什么,我只是觉的你很亲切,就感觉我们是亲兄弟一样。”
“那令你失望了,我妈就生了我一个。”
“怎么会,我们做不了亲兄弟,也可以做结拜兄弟是吧?”席齐辰对他很是无语,应该让他去精神科看一看,而不是待在骨科的病房里。
“既然你没有什么大问题,那就好好休息。”就转身要离开,“席医生,你现在忙吗?”
“忙”
“好吧,那你走吧。”欧阳廷煜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席齐辰看都没有看他,直接走出了病房,看着病房空了,心里的失落感更浓了,“还真的走了?”
不一会儿,门又被打开了,“我说了,不要打扰我休息。”
“既然这样,我就走了。”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欧阳廷煜抬起头见是席齐辰,心里多了几分开心。
“你不是去忙了吗?”
醫鼎天下 劉小徵
“忙完了。”席齐辰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盒子,走到床边,扔给欧阳廷煜,“这是什么?”
“毒药”
“毒药?”欧阳廷煜打开一看,居然是桂花糕,嘴角不由地抽抽,他这是把自己当成女生照顾了。
“怎么,嫌弃?”
“不嫌弃。”然后拿出来一块放进了嘴里,心里就和吃了蜜一样的甜,脸上也有了笑容,席齐辰看着他脸上笑容,心里也开心了不少,刚刚出了病房,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哄哄这个幼稚的小朋友,总感觉自己和他好像早就认识一样。伸手拽过旁边的椅子坐下,“说说吧。”
席齐辰一开始就发现有人在调查他,下午的出去的时候,就顺便查了查,发现有人在调查他的身世以及他的母亲左雅欣,一开始以为是那边的人在调查,可是发现并不是,然后就想到欧阳廷煜,他一直都在和自己套近乎,似乎要从自己的身上得到什么信息,既然他要调查,自己何不帮他一把,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调查我,我和你从来就不认识,也没有任何的交集,你派人调查我的身份,又不做任何的保密措施,分明就是想让我知道你在查我,所以说说你的理由。”席齐辰双手环于胸前,目光落在欧阳廷煜的身上,欧阳廷煜放下糕点,拍了拍自己的手,然后靠着床头,眼神闪过一丝落寞,但很快就消失了,缓缓地开口,“我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恩”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本来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会很幸福的,可是直到他六岁的那年,小男孩的父亲带着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小男孩回来了,父亲告诉他,这个是他的弟弟,以后就要住在自己家里,要好好的照顾他。他就开心的答应了下来,可是从那天开始,他的家庭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声。”
“父母离异,小三上门,兄弟反目成仇,”
“从此那个美满的家庭就破碎了,再也回不去原来的样子了。”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但是关系却成为了仇人。”
……
半个小时后,病房里一片沉寂。
“听完这个故事你感觉怎么样?”欧阳廷煜嬉皮笑脸的看着席齐辰,仿佛刚刚的故事真的就是一个故事。
“故事你也讲完了,就休息吧。”
“不谈谈你的想法?”
“如果你是想问我,你觉得那个男孩该不该离开的话,就不必,我觉得他是个智障,既然那个人的母亲是小三,为什么不去争夺一下,为什么要自己的母亲去承担责任,说明他还是太懦弱了,连自己的母亲都保护不了,没有必要同情。”席齐辰字字珠玑,字字都带有讽刺。
“你该休息了。”席齐辰站起身来,准备要离开。欧阳廷煜抬起头,眼神不明,轻声的对他说,“谢谢你。”
“恩”然后就转身离开病房。欧阳廷煜躺在病床上,自己一个人开始反思。
姐姐是剑圣妹妹是贤者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柔弱不堪?
既然这一切都不是我们的错,为什么要有罪恶感?
欧阳廷煜,你从一开始就将自己定处于了失败者的位置,怪不得会受人限制,是时候反击了。“佑一”
“老板”
喜耕肥田:二傻媳婦神秘漢 小說
“去查查欧阳明楷现在的位置。”
“是”
现在好戏要登场了。
笪衍之离开基地后,去了长新街,在那里盯着梦恋衣下午,才回到念苑。
“少爷,今天朱小姐来找过您。”林叔来到客厅,笪衍之穿着居家服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在办公,“恩”
“朱小姐说,让您放过朱家。”骨骼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停顿了,抬眸,眼神冰冷,唇角勾起,魅惑入骨,丝丝却生寒,“放过朱家?恩,可以考虑考虑。”
“你先下去吧。”
“是”
“阿七”
“老板”
“让你办得事情怎么样了?”
“老板,资料都发到您的邮箱里了。”
“还有……”阿七犹豫不决,想着要不要说,“说”
“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白家。”
“什么事?”
“白生盯上了司小姐,找人想要杀了司小姐,属下派人已经解决了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他们的踪影属下查不到,属下担心他们会对司小姐不利。”
“他们暂时是不会对她下手的,再派些人去保护她的安危。”
“是”
“恩”
“下去吧。”阿七离开后,笪衍之就上了楼,来到书房,翻找了一下书架,从里面找出了一个黑盒子,打开盒子,这里面全是司念念从小到大的照片,深邃的眼神滞留在照片上,修长的手指翻动着每一张照片,“时间过的真快。”合上黑盒子,拿着它上了三楼,三楼是笪衍之的禁地,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可以进来。
他来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间,输入密码,“吱”的一声,门开了,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大大小小的画像,里面全都是一个人——司念念。他进来走到靠近窗户的一边,面前这幅画是这里面最大的一幅,上面的司念念穿着一件白色的婚纱,挽着头纱,手捧着鲜花,波光潋滟的凤眸含着幸福的笑意。
恶之恋
“你应该很喜欢婚纱,对吗?”嘴角缓缓地勾起了笑容,仿佛是自嘲,“你穿婚纱的样子很美,但是为了他而穿的。”
“这一世就为我一个人穿好吗?”手抚摸着画像,眼神流露出浓浓的爱意,微微的俯身,冰冷的薄唇吻上了画像。
我爱她,爱到深入骨髓,爱到偏执入魔,爱到为你付出自己的性命,这一世我不再放手,等我。
“阿喷”司念念刚洗完澡出来,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揉揉自己的鼻子,“感冒了吗?”
“不可能,我的身体这么好。”坐到床上,打开笔记本电脑,离国际服装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要赶快设计比赛的稿子才行。然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到画稿里面了。
不知不觉的时间就到了十一点半了,司念念才合上电脑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