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海蘭薩領主討論-1098.不愉快的偶遇展示

海蘭薩領主
小說推薦海蘭薩領主海兰萨领主
苏尔达克和西雅赶回卢瑟侯爵府的时候,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已经从外事局办理完离职手续,带着自己的几箱私人物品返回了侯爵府。
两辆魔法篷车刚好一前一后驶入侯爵府。
海瑟薇提着蓬松长裙走下魔法篷车,看见苏尔达克从后面魔法篷车的车厢里钻出来,连忙拉着比阿特丽斯走过去。
几名侍女将她们的私人物品从魔法篷车的车厢里搬下来,捧到海瑟薇的房间里去。
苏尔达克望着脚步看上去都变得轻快不少的海瑟薇,便笑着问道:
“辞掉你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感觉怎么样?”
海瑟薇凑上去,任由苏尔达克抱着她的纤细腰肢,亲昵地贴了贴脸。
“感觉很轻松,又好像有点失落,就是有种无所事事的空虚感。”海瑟薇说道,脸上写满了心里面的纠结。
苏尔达克单手揽着海瑟薇的纤腰,扭头对另一边的比阿特丽斯问道:“你呢……感觉怎么样?”
“还好, 比起贝纳行省外事局的工作, 我更期待能在鲁伊特城找到一份轻松有趣又有意义的事情做!”
苏尔达克捏着比阿特丽斯圆下巴, 在她性感的嘴唇上啄了一小口,促狭着说道:“如果你在薪水上没什么要求的话,这件事很简单。”
“没有,完全没有,你说说看我能做什么?”比阿特丽斯一脸期待地问道。
苏尔达克揽着比阿特丽斯纤细腰肢,说道:“儿童福利院的义工,想做就做,不想做也不会有人管你,工作也就是带着那群孩子在院子里玩儿,既轻松又有趣,最关键的是还很有意义,会让人觉得你很有爱心, 又有社会责任感……”
“啊……我觉得还是外事局的工作更轻松。”比阿特丽斯眨眨眼睛, 说道。
海瑟薇眨了眨碧色的大眼睛,对着苏尔达克精灵古怪地笑着说:“要不……我们不在家里面吃晚饭了, 我们去外面随便吃点,然后再带你在城里好好的逛一逛?”
苏尔达克当然没什么意见, 随后答应道:
“好啊!”
海瑟薇有些急促地将苏尔达克和西雅推进车厢里,然后自己也钻进车厢,示意比阿特丽斯快点上车。
混沌幻夢訣
比阿特丽斯看着不怎么方便外出的蓬松长裙,问道:“海瑟薇,我们不换件裙子吗?”
海瑟薇对一脸诧异的比阿特丽斯说道:“换车上备用的,快点上车,要是被妈妈发现了,我们出去吃晚餐的计划肯定泡汤!”
海瑟薇随后将车门关上,又推开了车窗,对着等在门口的管家亲切地说:“肯尼斯管家,拜托请转告诉玛丽安夫人一声,就说苏尔达克子爵邀请我们出去吃晚餐……”
管家站在台阶上行礼并回答道:“好的,小姐!”
“呃……”苏尔达克有些无语,只能老实地坐在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两人对面的沙发上。
苏尔达克随着海瑟薇登上魔法篷车,马车在前庭圆形甬道上绕了个圈,苏尔达克甚至都从马车后窗里看到玛丽安夫人出现在门口的台阶上。
魔法篷车在海瑟薇不断地催促下,飞快地驶离卢瑟侯爵府。
守在大门口的守卫还以为有什么急事儿,一路小跑从门房里冲出来, 快速拉开大门,魔法马车几乎都没有减速, 就从院子里冲了出去。
等到卢瑟侯爵乘坐魔法篷车返回府邸,发现门口的台阶上并没有海瑟薇和苏尔达克的身影,扭头看向玛丽安夫人,眼中露出询问的目光。
我让渣男痛哭流涕
站在最前面迎接卢瑟侯爵回家的玛丽安夫人只能一脸无奈地说道:
“您的宝贝女儿拉着苏尔达克出去吃晚餐了!”
卢瑟侯爵微微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在婚礼之前,应该给他们一些独处的空间。”
说完便握着玛丽安夫人的手登上台阶,在一群人簇拥下走进了宅子里。
……
贵族家的小姐们衬裙后面都带有很繁复的束腰系带,这样可以让身材变得更挺拔,也能让腰显得更细,胸部也会衬托得更挺拔,就算是这种炎热夏季,这种裙装也是需要穿三层,衬裙,长裙和外罩裙,还要穿上长长的白丝筒袜和镂花皮鞋。
这种魔纹布裁剪出来的长裙虽然价格不菲,但是舒适性方面是普通丝绸都无法比拟的。
两对雪白的大长腿在眼前穿丝袜,苏尔达克看得很认真,只有西雅缩在一旁默默地踢了踢两条雪白小腿,她可不需要这种丝滑的白丝袜,主要还是变人鱼的时候有点不方便……
贵族区的街道车辆非常少,路边行人基本上就没有。
等到马车快要转到闹市商街,两人裙子也换成了外出逛街穿的长裙,随后就让马车沿街而行。
贝纳城每条街都很整齐,商街这边更是店铺林立,海瑟薇拉着比阿特丽斯看向窗外,探讨着晚餐究竟要吃点儿什么。
人鱼西雅也被街市上的繁华吸引住了,尤其是两侧店铺点起了灯,黄昏中的灯火朝着远处一直延伸下去,一眼看不到尽头。
车窗外传进来一股浓浓的海鲜和辣椒酱激发出来的香气,西雅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肚子不停地向她抗议,拿出湿手帕蒙在脸上,给你自己补了一点水。
马车停在歌剧院对面一座三层建筑旁边,苏尔达克走下魔法篷车,就看门口泊满了各种华丽地贵族马车,很多马车前面都是一些青鳞马或者黑鳞马,这些战马本该出现在战场上,现在却沦为了拉车的工具。
餐馆门口绿树成荫,里面有着很大一片庭院,门口的侍者穿着精致服饰,非常认真地接待进入餐馆的客人。
偶尔有客人被拦住,一名胸口佩戴了贵族勋章的大堂经理就会恰到好处的出现,随后将客人劝离。
看起来这是一间需要预定并且只有拥有了贵族身份,才能来此用餐的高级餐馆。
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一左一右挽着苏尔达克的手臂,走到餐馆门口,一名侍者走上前恭敬地问道:“请问几位客人有预定的餐位吗?”
海瑟薇将将家族徽章放在手心里,出示给侍者,并说道:“我是海瑟薇.卢瑟,我父亲应该在你们这有餐位。”
侍者连忙找来了那位拥有着贵族身份的大堂经理,那位头发梳理得十分整齐的大堂经理再次看了一眼海瑟薇和她的家族徽章,便恭敬地问道:“海瑟薇小姐,请问您是几人用餐?”
“只有我们四个人。”海瑟薇抿了抿嘴说道。
大堂经理对身边的一名侍从吩咐道:“你领着这几位客人去二楼五号预留餐位。”
那位侍从连忙躬身说道:“好的,经理,几位客人请跟我来……”
这是苏尔达克第一次看到贵族豪门的家族徽章居然可以用来在高级餐馆找餐位。
海瑟薇显得有些得意,她平时很少会将家族徽章别再胸口,苏尔达克也很少看到比阿特丽斯佩戴歌斐洛家族徽章,不过这种时候能拿出来用一下,苏尔达克也觉得还真是挺方便。
走进餐馆,餐厅一楼几乎所有的餐位都坐满了客人,那些端着银盘子的服务生们几乎是排着队从厨房里面往外面走。
餐馆里摆着许多绿植装饰,这些绿植几乎完美的将每个用餐区隔离出来,形成半私密的空间。
侍者沿着餐厅主楼登上二楼台阶,就在二楼楼梯口处,一群年轻贵族鱼贯走下来。
走在前面的几个年轻人脸色有些红,明显是喝了一些酒的,几个人有说有笑地走到楼梯口,走在前面两個年轻人看到了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便停下来的脚步,尤其是最前面那个年轻人居然举起手,示意后面的人全都停下来,然后一个人走到了海瑟薇的面前。
他身上带着浓重的酒气,胸前那个金质贵族徽章有些分外显眼。
“海瑟薇,我说为什么我们每次邀请你吃晚餐,你总会以各种理由拒绝掉,原来是伱约了其他人。”年轻贵族眼中带着一丝戾气,甚至看都不看苏尔达克一眼。
海瑟薇微微皱起眉头,想要拉着苏尔达克从旁边走上楼。
却被那位年轻贵族用身体拦住,那位年轻人回头对着人群说道:
“科尔.诺顿,我听说海瑟薇要嫁人了,而且是塔拉帕敢鲁伊特城的执政官,你心里面就没有什么话要说?”
这时候,苏尔达克才发现科尔.诺顿居然也在人群里,只是他的面色有些尴尬。
也没等科尔.诺顿说什么,那位年轻贵族便张扬地继续说道:
“话说回来,海瑟薇,你看人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我听说鲁伊特城的执政官是个快要退休的老头子。”
这句话苏尔达克就完全没听明白,克莱.库欣伯爵的确快要退休了,但是和海瑟薇看人眼光有什么关系?
那位年轻贵族说话的时候,陪同双方的侍者靠在墙边吓得瑟瑟发抖。
贵族年轻人嗤笑道:“怎么?婚礼之前,和你的情.人来这儿做最后的道别?”
他用眼角再次扫了苏尔达克一眼。
丑闻偶像
海瑟薇几乎快要被气疯了,怒道:“伊迪,我和谁来这吃晚餐和你有什么关系?”
年轻贵族身旁那位浅黄长发的同伴连忙走下来,深深看了苏尔达克一眼,然后对年轻贵族说道:
“伊迪,别再说了,你喝醉了。”
说完又面带歉意地对海瑟薇说道:
“抱歉啊,海瑟薇,你别理他,伊迪就这个样子,一喝醉了就会胡说,等他清醒过来,我让他去卢瑟侯爵府向你当面道歉。”
那位叫做伊迪的年轻贵族,挣扎着说道:
“你放开手,你不敢得罪卢瑟侯爵,我有什么不敢的,卢瑟家支撑的人是我弟弟尤斯塔斯,可不是我伊迪。”
他从浅黄长发男人手里挣脱出来,似笑非笑地盯着海瑟薇:
“抱歉,我说的这么直白。”
浅黄长发的年轻人对着后面人群喊道:
甜蜜的恶魔
“你们怎么还愣着,还不帮我将伊迪拉走!科尔……”
他又对科尔使了一个眼色。
一群年轻贵族连忙连拖带拽地将伊迪拉下楼,科尔.诺顿故意落在了后面,他一脸敌视的看着苏尔达克。
两位侍从长出了一口气,互相对视一眼,才朝着各自负责的客人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
科尔诺顿依旧挡着海瑟薇的路,他向两旁看了一眼,觉得海瑟薇不会给他单独谈谈的机会,于是就硬着头皮对着海瑟薇小声说:“海瑟薇,其实我也可以成为一城之主的,只要再给我点时间,你完全没必要委屈自己。”
“科尔,我们多久没见面了?”海瑟薇紧紧地搂住苏尔达克手臂,像是在宣誓主权,又像是在寻求安慰,她说话时候的声音却是非常的冷。
“应该有一年多了吧。”科尔.诺顿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这么久了啊!可你怎么还没有变得成熟一点?”海瑟薇对他小声地说道:“好了,别挡在这里了!就当正式的做个告别吧,下个月我就要搬到鲁伊特城了,希望以后也不会有这种尴尬的见面!”
科尔并没有因此恼羞成怒,他甚至都没看苏尔达克,只是无比失落地跑下楼。
最后看向海瑟薇的眼神,分明就是‘眼睁睁地看着你掉进火坑而我却救不了你……’
海瑟薇很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儿,本想来这儿吃饭能够更自由点,没想到却遇见了最不想碰见的人。
比阿特丽斯从另一侧挽着苏尔达克,朝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这个时候应该安慰一下海瑟薇。
苏尔达克也觉得挺尴尬的,原本还想着挡在海瑟薇前面,可是还没等他站出来,这一小段儿摩擦居然就结束了。
紧紧握住海瑟薇的手,随着侍者登上二楼。
侍者给苏尔达克和海瑟薇一行人安排在餐厅二楼临窗的位置,这个位置被一排绿植隔出来,特别安静。
坐到椅子上的海瑟薇喝了一大口冰水,说道:“终于要离开这个快要让人喘不过气起来的圈子里,真是让人满怀期待。”
比阿特丽斯和西雅并肩坐在一块儿,对苏尔达克解释道:“刚刚那个伊迪全名叫伊迪.纽曼,大概是因为卢瑟侯爵一直支持他的弟弟尤斯塔斯,对卢瑟家有些积怨,才会对海瑟薇出言不逊。”
“纽曼公爵的儿子?”苏尔达克好奇的问道。